洛南辞

微博@归雁_洛南辞,主APH/HP,请多指教

【德哈】不知处

晚自习脑洞
文与标题没什么关系
背景是第七部,三人组躲在贝壳小屋的那段时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有点冷。
哈利用脏兮兮的夹克把自己裹紧了点,转身掩上小木屋的门。比尔,芙蓉,赫敏和罗恩还在酣睡,潮水一波一波的涌上来,在山崖上拍得粉碎,远处的山石料峭,黑沉沉的像是黑袍的食死徒。
        他掏出魔杖点亮,顺着微弱渺茫的星光向更高处走去,他们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办的,他们,凤凰社,罗恩,赫敏,所有人。现在整个巫师世界都在追寻他的下落,无论是追随伏地魔,或者是迫于黑魔王的威压的巫师们。只要他出现,只要他离开这层保护,他便陷于无穷的威胁中。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他正在这片海崖上,裹着夹克,脱离所有人的视线,企图离开。
       多比的墓在离贝壳小屋不远的地方,一块小小的碑,像它生前一样瑟缩在小小的一片空地。如果多比还活着,他一定会说“哈利波特又要出去了,哈利波特不愿意听多比的话,哈利波特要去找黑魔王了。”而现在什么都没有,一片死寂。只有海水在山崖上破碎的声音遥遥的传来。刻在碑上的字闪着光。“晚上好,多比”哈利低声说道,在墓前盘腿坐下,远望着绛紫色透着星光的天幕。去他妈的伏地魔。他垂下头,忽然有些沮丧,不知从何处来的情绪像潮水一样席卷而上。救世主波特,就是这样。
      “救世主波特。”有人用相同的语调在说话。
      哈利警惕的握住魔杖,转身而起,礁石上多了一点荧光,来自黑袍的巫师“德拉科·马尔福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哦波特难过了,波特举起他的小魔杖,你是要攻击我吗,救世主波特?”马尔福依旧是揶揄而嘲讽的神态。金色的发丝在海风里卷起。德拉科马尔福,哈利的脑袋开始有点不清醒,他怎么会找到这里?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
     “看起来食死徒已经没人了吗?居然派了你”哈利听到自己的声音回答,冷冽的像是风。是我在说话?我会这么说吗?还是我期待马尔福会来寻找?哈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我们势不两立。他警戒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他们派我来,波特,你们这样可怜的毛虫早晚该自生自灭。”马尔福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从很早之前,霍格沃茨的课堂上,球场上,“我们很快就会见面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希望你那时候能变得比现在能讨人喜欢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倒是希望你讨人喜欢的血统,变得连泥巴种都不如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们在相互咒骂,这是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?真是奇怪。他不记得他会这样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哈利的思维被马尔福的动作打断“那么,再见了,救世主波特。”魔咒袭来,而哈利仿佛被固定在原地,他在做什么?!他试图拔出自己的魔杖,而魔杖似乎在一瞬间消失了,时间慢了下来,他的背后开始渗出冷汗。
      “哈利!”他在一瞬间惊醒,没有马尔福,他依旧坐在在多比的墓前,抬眼对上赫敏的眼神“你怎么跑出来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。”他手伸向衣袋,魔杖仍旧在那里。绛紫色的天幕渐渐褪了色,他站起身来,“我们该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从这里离开,去往下一个不知何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概的意思就是哈利其实潜意识里是喜欢德拉科的x所以会看见他
大家520快乐!祝德哈99!x

【德哈】哈利不见了

非常短的一块甜饼。
哈利消失时他在干什么w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哈利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  赫敏对此非常不满,据她所知,哈利还有草药课的论文,魁地奇的训练,以及来自费奇先生的一次惩罚——打扫奖章室。而现在,他抛下所有事情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在从天文塔下来的路上,鬼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有一个斯莱特林学生与他们擦肩而过,而哈利却紧张兮兮的,没过一会,便匆忙丢下一句“我忽然想起来点事你们先回去吧”便离开了。罗恩似乎知道点什么,但也支支吾吾不肯说。
      “你们男生都一个德行!这样对他有什么好!”现在他们在扫帚棚里,哈利仍旧不见踪影。罗恩已经换上了魁地奇的队服,隔着几把扫帚,格兰芬多的其他队员也已经准备好了。赫敏仍在絮叨个不停。而罗恩只是双眼无神思维放空,望着远方的训练场。“罗恩!听我说!哈利又叫你给他打掩护违反校规了是不是?梅林的胡子啊他不能这样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呃也许”罗恩终于肯转过来,赫敏这才看见他一直盯着的魁地奇球场,以及角落里那件鲜红的格兰芬多队服和主人的黑发,毫无疑问是哈利,但在他旁边……
      “如果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在一起算是违反校规的话。”罗恩这么对赫敏说。
        在哈利身边,那头淡金的的头发在阳光下十分显眼。
        哈利又不见了,又去和他的小男友约会去了。

【味音痴】在最初的时候

旧文重发
全子米视角

  阿尔弗雷德小时候,喜欢呆在码头上。来来往往的船只挂着英/格/兰/王/国的圣乔治旗。海鸥有时会停在那些飘着旗帜的桅杆上,被风吹起的旗帜拂过它们的翅膀。码头上忙碌的搬运工谁也不会在意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,看衣着也许是哪位有钱人家的少爷吧——那些随着父母来到美/洲大陆的孩子,更多的时候,他们在精致的别墅里拉着小提琴。
阿尔弗雷德当然不是,他只是在等着哥哥亚瑟。亚瑟每次都会从海的另一端乘着船过来,穿着华丽的船长服。可是那不是阿尔弗雷德等的哥哥,那只是船员们口中的“柯克兰爵士”,他身上总是有淡淡的血腥味,被香料的气息掩盖的很好,但阿尔弗雷德还是能嗅得出来。他不喜欢那样的气息。他等的哥哥是那个他喊作英吉利啾的人,那个换上常服后会抱着他给他讲精灵和独角兽的,阿尔弗雷德会一直喜欢着的哥哥。尽管他也不知道亚瑟什么时候回来。
  等着亚瑟的时间总是很长,可也只是会让阿尔弗雷德长高一点点。但他周围的人都在飞速的长大,那些和他一起玩耍的孩子们长成了比阿尔弗雷德高很多的少年,然后成年,最后渐渐老去。阿尔弗雷德对时间的概念并不清晰,他只是隐约知道自己与他们不同,亚瑟也是。当他来时永远都是年轻的模样,船上随行的水手们仍旧是那群人,可是他们在变老。他们说着不变的玩笑话,喝着一样的酒,去往码头上一样的酒吧,连坐在他们腿上的女孩也是一样的。可是精致的妆容下,女孩们也老了。
  所以在阿尔弗雷德的世界里,只有亚瑟是会永远在的。阿尔弗雷德喜欢和亚瑟呆在一起。他们在花园里喝着下午茶,亚瑟会把精心准备的点心放在精致的瓷盘里,玫瑰花被亚瑟照顾得很好,娇艳的开着。阿尔弗雷德喜欢把玩具士兵放在玫瑰花丛上,那是亚瑟给他做的,尽管不小心砸伤了自己的手,也只是微笑着揉揉他的头发说”这是给你的哦”。
  英吉利啾最好了,阿尔弗会永远喜欢英吉利啾的。
  可是英吉利啾还没有来…也许明天就来了吧?阿尔弗又长高了,英吉利啾一定会很高兴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特区组】情书

旧文重发
致嘉龙:

  展信佳。已是仲夏,气温越发的高了起来,空气有些燥热,夜里惹得人睡不着。有时候便会想到你,就像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幻象,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心里忽然就会平静下来,偶尔从窗沿吹进来几缕风,夜晚就这样过去了。

  你从柯克兰先生家回来时,也是这样的天气吧,粘稠的像是柏油的空气,缠绕在人的周围,让人只想懒懒的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。依你的性子也许现在就正趴在桌子上吧——想着什么呢?会想起过去吗,在柯克兰先生家的生活,在大哥身边的日子……却不会出现我,也许在更早的回忆里有吧。那时大家都还在,美好的时光——但每个人的笑脸却都因为时间的久远被冲淡了。也许只对对我来说是这样吧。在葡萄牙先生家的几百年让我快忘了那些最久远的回忆。

  但好在我记住了,最终我还是记住了。我还是忘不了你。当紫荆开始绽放,我不在你身边,但我还是能想象出来,你,你的笑脸,你身后飞扬的旗帜,在那片土地上开放,不再凋零。

  那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。

  现在一切都已安好。窗外的蝉又在叫了,你送我的风铃随着风在摇晃。莲花已经开了,不知能否同你共在那一方莲塘边赏莲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濠镜    敬呈

【德哈】跟踪狂

只是一块小甜饼w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哈利最近总是觉得身后有那么个人。
        一开始只是猜测,无论何时何地,他在和罗恩赫敏一起走向通往教室的阶梯时,或是他独自一人来到猫头鹰棚屋的塔楼时,离他不远的地方,似乎有人在跟随着他的脚步。
        走廊里的人群熙熙攘攘,无数的声音混杂在一起,高高低低的布散开来。赫奇帕奇与斯莱特林的魁地奇球赛,昨天草药课有一名可怜的新同学被曼德拉草叫晕了。神奇动物保护课上海格又出了什么新花样。霍格沃茨从来不缺新鲜事,在吵嚷的人群里它们会传的更远。尤其当皮皮鬼或韦斯莱家双胞胎路过,那就更热闹了。这时哈利便可以忘掉那个阴魂不散的脚步声。但当周围寂静无人,那个蹩脚的跟踪者又一次出现。他的脚步固执的跟在哈利的脚后。嗒,嗒,嗒。
        这人一定很蠢,甚至不会掩饰来自自己的声音。可当哈利回头,来自那个跟踪者的气息骤然消失,他的身后只有霍格沃茨石质的走廊,空无一人。
       “你应该去报告麦格教授,哈利,你不清楚他是谁,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。”早餐时赫敏唠叨起来。罗恩从哈利的盘子里叉走一个布丁,转头又被哈利抢走一块南瓜饼,没完没了,险些打翻了南瓜汁。
      “听我说话!”
        哈利成功的把那块从罗恩盘里抢来的南瓜饼扔进嘴里,然后掏出魔杖,打算把罗恩的布丁变成蜘蛛。
      “不要玩了!”
      “好了赫敏,也许他并没有恶意,或者,我错了?”他们不得不停下安抚生气的女孩,他的怒吼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,包括斯莱特林不怀好意的马尔福。
      “就是啊,你知道的嘛,我们的小哈利的钦慕者太多了,也许他只是想要一根哈利的头发也说不定哦?”保住了自己的布丁,罗恩得意的向着哈利挤眉弄眼。
      “你们男生简直不可理喻!”小姑娘爆发了,气哼哼的一甩头发,从长凳上起身离开餐厅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男生不明所以“谁惹到她了?”
      “你!”
      “明明是你!”
        虽然并不打算报告麦格教授,但哈利还是不自觉的在意着赫敏的话。他站在有求必应屋的门口,墙上的妖精死死的盯着黑发男孩。身后默然无声。他走动起来,一步,两步,三步,转身,一步,两步,三步。
        墙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哈利向走廊尽头看了一眼,转身走了进去。
        德拉科·马尔福从藏身处闪身出来。没关系,就算差点被发现也没事,至少他现在抓住了波特的把柄,最后胜利的还是他德拉科——
      “统统石化!”
魔光从身后袭来,准确命中了马尔福家的小少爷,有求必应屋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,波特带着他最讨厌的那种笑容在看着他。
     “现在,到底谁倒霉了呢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拽拽自认为只是想抓哈利的把柄而已x
但谁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呢